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首页 > 中华文明 > 齐家之道 >

赵忠心:李嘉诚的家风

2017-08-07 11:52:12来源:澎湃新闻 已浏览人数:
孩子们出生以后,李嘉诚和妻子李庄月明多次商量如何培养教育自己的孩子。他们认为:首先要让他们感到家庭的温暖,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第二是要让他们得到最好的教育。

(作者:赵忠心,著名家庭教育专家,北师大教科所研究员。)

李泽楷是香港巨商李嘉诚的次子,1998年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五十位数码精英之一。1999年以后一跃成为香港十大富豪之一,被誉为“香港新超人”。

孩子们出生以后,李嘉诚和妻子李庄月明多次商量如何培养教育自己的孩子。他们认为:首先要让他们感到家庭的温暖,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第二是要让他们得到最好的教育。

只有“根深”,才能“蒂固”

次子李泽楷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他完全可以像很多富家子弟一样,从小衣食无忧,长大顺其自然地继承父辈留下的巨额家产。

李嘉诚不想让儿子成为这样的人。因为他自己是在极其恶劣的环境里奋斗出来的,所以他在给予孩子良好教育的同时,时刻不忘在日常生活中对其加以磨炼。

李泽楷小时候学走路,有一次不小心碰上一块石头,立刻哇哇哭了起来。他边哭边望着大人,希望能哄一哄他。然而,他望了半天,大人们却像没有看见一样,各干各的事。他只好自己爬了起来,继续学习走路。

其实,这一切李嘉诚全看在眼里。出于父爱,当时很想把跌倒的儿子给扶起来,安慰一下。可他很快就抑制住了不理智的冲动。小泽楷哭泣时,他极力控制内心的疼爱,把脸扭到一边,同时,也没忘记阻止别人的行动。

李嘉诚在教子方面很有见解。他曾经这样说过:

“沙地里长出的树,要拔起它,你说有多难啊!”

沙地的树,由于沙地里水分少,必须把根扎得很深很深,才能成活。正所谓:只有“根深”,才能“蒂固”。

李嘉诚的教子之道,是他对自己成长、发展的整个过程的经验总结,发人深省,引人深思。

李泽楷年幼时,李嘉诚经常带他到报纸档口,看一个边卖报纸边做功课的小女孩。目的是要他了解,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有钱人之外,还有很多人处于艰难和困苦之中。他告诉儿子,像你有这样的生活和学习条件的孩子并不多。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地利用,而不是享受和挥霍。

有一个星期天,李嘉诚带儿子去乘电车,要他体会下层百姓的生活。

香港的电车又拥挤又脏,李嘉诚和李泽楷等了老半天,才看到一辆电车缓缓地驶来。车还没到站,车站上的人就蠢蠢欲动,你推我搡,长长的队伍就像游龙一样动了起来。李泽楷瘦小的身躯抵挡不住那样的冲击,几乎被挤到队外。他用企求的目光望着父亲。可李嘉诚却低着头,挤在队伍中,就是不理睬他。

电车还没有停稳,人们就蜂拥而上。车门口被挤得水泄不通,有些人竟然踩着别人爬了上去。李泽楷很快就被挤了出去。他望着如潮水般汹涌的人群,不理解为什么不能有点秩序。

电车超时停留,电铃猛响。过了好一阵,电车才哼哧哼哧地缓慢地开走了,就好像患了消化不良症。

李泽楷和少数几个人没有挤上电车。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人们都要拼命往上挤往上冲。因为不挤不冲,就没有上车的份。他无奈地望着挤到车上的父亲,父亲不理会困惑的儿子,脸上却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又有一辆电车开来了,这一次,李泽楷早早就做好了准备,不退不让,一鼓作气,挤进了车厢。

注重培养儿子独立自强的能力

小泽楷长到八九岁的时候,李嘉诚就让他和哥哥进入公司的董事会,还专门为这两个小家伙准备了两把椅子。

刚开始,哥俩还觉得很好玩,饶有兴趣地听父亲和各位董事讨论工作。可时间一长,就坐不住了。有时大人们争得面红耳赤,吹胡子瞪眼,兄弟俩被吓得哇哇直哭,一起抱着父亲的腿,嚷嚷着要回家。

李嘉诚对他们说:

“孩子,别怕。我们争吵,是为了工作,这是正常现象。‘木不钻不透,理不辩不明’嘛!”

后来,父亲一说要开董事会,兄弟俩就躲起来。稚气未脱的孩子贪玩淘气,参加会议感到枯燥无味,一坐几个小时,怎么受得了。

李嘉诚命家人一定要把这兄弟俩给找回来开会。夫人动了恻隐之心,婉言劝丈夫:

“孩子太小。等他们长大了,再跟你学习也不晚。”

李嘉诚却不这么看。他语重心长地对夫人说:

“是的。他们年纪是还小,还不懂事。但我是想,让他们从小就知道父辈创业的艰难,学习父辈顽强拼搏的精神,长大了才能成栋梁之材。如果现在放松了对他们的早期教育,等他们成了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再教育就难了!”

十六岁那年,李嘉诚送李泽楷到美国留学深造。他说:

“作为父母,让孩子们十五六岁就远离家乡,只身到外面深造,当然是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为了孩子的将来,就是再不忍心,也要忍心。”

“在西方发达国家留学深造,既可以优先吸纳国外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又可以使他们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外面的世界,增长他们的见识,一如俗语所说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个人认为,勤力求学固然重要,但如果只是闭门读书,根本不认识外界的新生事物,则是一个书呆子。”

“不管你拥有多少家财,对于孩子,从小都应该培养他们独立自强的能力,特别不能让他们养成娇生惯养、任意挥霍的生活习惯。”

去美国之前,李泽楷心中充满了向往;而到了美国之后,他才真正体会到生活的苦涩滋味。

没有佣人在身边,他不得不学习自己照顾自己。不久,他就学会了炒鸡蛋,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容易学会的。有些日子,总是吃炒鸡蛋,他都吃烦了。

有了闲暇时间,他就去打工。李嘉诚虽然很有钱,但在儿子身上却吝啬至极。李泽楷如果不打工,就生活不下去。

他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到麦当劳做夜间兼职。

他的工作几乎是无所不包,从清洁到欢迎顾客,从前台到后台,从里间到户外,永远没有轻闲的时候。老一点儿的员工见他是新来的,还是亚裔,就想办法让他多干活儿,使唤他成了家常便饭。

除了在麦当劳当夜间兼职外,他还在高尔夫球场当过球童。父亲李嘉诚听说儿子替人家捡球,并且把挣来的钱资助经济困难的同学,非常高兴。他对妻子说:

“月明,好!孩子们这样发展下去,将来准有出息!”

李嘉诚对儿子言传身教、精心培养,在严格要求儿子的同时,也时时刻刻严格要求自己。虽然在对社会捐赠方面他始终都是大手笔,但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却是十分平淡、克勤克俭、不求奢华。直到今天,他戴的只是廉价的手表,穿的仍旧是十年前的西装,居住的是三十年前的房子。李嘉诚说:

“如今,我赚钱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已不再需要更多的钱。”

“我的公司不需要你”

后来,李泽楷考入了美国的斯坦福大学。几年后,李泽楷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他风华正茂,想在父亲的公司里干一番事业。李嘉诚沉思了片刻后,却说:

“我的公司不需要你。”

李泽楷一下子愣住了,不禁对父亲说:

“爸爸,您别开玩笑了。您那么多公司,还安排不了我的工作?”

李嘉诚说:

“甭说我只有两个儿子,就是有二十个儿子,也能安排工作。但是,我还是想你们自己去打江山,让实践证明你们是否合适到我的公司来任职。”

李泽楷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父亲是要把他推到社会上去,经风雨,见世面。他想了想,信心十足地说:

“爸爸,您等着瞧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李泽钜(李嘉诚长子)在加拿大温哥华开设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李泽楷则在加拿大的多伦多投资银行担任最年轻的合伙人。他们克服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终于成为加拿大商界出类拔萃的人物。

李嘉诚注重培养两个儿子的志向,他认为:

“如果子孙是优秀的,他们必定有志气、有实力去独闯天下。反言之,如果子孙没有出息,追求享乐,好逸恶劳,存在着依赖心理,动辄搬出家父是某某,子凭父贵,那么,留给他们万贯家财,只会助长他们贪图享受、骄奢淫逸的恶习,最后不但一无所成,反而成了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甚至还会变成危害社会的蛀虫。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害了他们吗?”

“对于泽钜、泽楷,我没有一般中国人一定要子孙继承事业的想法。但是,我也会给他们机会,给他们创造继续发展的良好条件。如果最后他们的能力确实无法胜任,那么,我认为企业可以继续发展,只是无须李家管理。一个真正优质的企业,只要组织正确,有一套健全的制度和科学的管理,便能生存并继续向前发展。”

“努力工作,信守诺言,损己利人”

1990年年初,李嘉诚才把两个儿子都召回香港,留在自己的身边,帮助自己,高兴地说:

“你们干得很好,有资格到我的公司来任职了!”

他谆谆告诫儿子们说:

“注重自己的名声,努力工作,与人为善,遵守诺言,这些对你们的事业非常有帮助。”

儿子在李嘉诚的公司任职以后,他曾经教导儿子们说:

“假如拿10%的股份是公正的话,你拿11%也是合理的。但是,你若是只拿9%,那么,就会使合伙人心悦诚服,会使你生意兴隆,财源自然会滚滚而来。”

他给家人制定的新家训是:

“努力工作,信守诺言,损己利人。”

李嘉诚的榜样形象不仅教育了自己的儿子,而且也教育了公司的员工。李氏王国的一位高级职员,曾经非常感慨地说:“李先生是多间公司的主席,他从其他公司收取的酬金,不论多少,全部投拨归长实(长实指长实集团)。每年在公司实际所得只有五千元,而不是每家公司五千元。在长实多过百分之五股份投资的公司,他所得的酬金全数拨归长实,其他的福利津贴全无。所有豪华汽车、游艇,都是私人的。甚至午餐,除了应酬宴客之外,也是由他个人支付。”

记得数年前的一个夏天,尚未大学毕业的李泽楷,利用暑假在公司工作,曾经半开玩笑地对父亲抱怨说,他是公司待遇最低的职员。李嘉诚听后,微笑着摇摇头说:

“不对吧,爸爸才是呢!”

在给李泽钜、李泽楷放“单飞”之前,李嘉诚经常教育儿子做生意要稳健、重信用、守诺言。在接受《金融时报》的记者采访时,李嘉诚曾经很坦诚地说:

“我喜欢友善地交易,喜欢人家主动来找生意。我常教育我的两个儿子,要注意考虑对方的利益,要不占任何人的便宜。”

可以说,从李泽钜、李泽楷出生到长大成人,李嘉诚对他们教得最多的是怎样做人,怎样从古代圣贤的著作中吸收做人的营养。李嘉诚认为,作为企业家,每时每刻都在与人打交道,注意人们怎么想,会怎么做,以及做什么,都是日常工作中的一种必要。李嘉诚说:

“工商管理方面要学西方的科学管理知识,但在为人处世方面,则要学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不断修身养性,以谦虚的态度为人处世,以勤劳、忍耐和永恒的意志作为进取人生的战略。”

不仅如此,李嘉诚还教育两个儿子要重承诺。他这样告诫他们说:

“如果想要取得别人的信任,你就必须做到重承诺,在做出每一个承诺之前,必须经过详细的审查和考虑。一经承诺之后,便要负责到底,即使中途有困难,也要坚持诺言,贯彻到底。”

也许是遗传基因的作用,李泽钜与李泽楷,在今日商界像他们的父亲一样,喜欢从事有创意、有挑战性的工作,遇到任何困难都显示出潇洒自如、迎难而上的从容风采。从处理加拿大世界博览会旧址的庞大物业发展规划,以及策划收购美国哥顿公司“垃圾债券”等一系列大动作上,不难看出,这两位龙兄虎弟所特有的惊人胆识和灵敏的商业头脑。

两个儿子独立支撑事业

像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李嘉诚很爱他的两个儿子。直到今天,只要一提起儿子,那种掩抑不住的自豪感便油然而生:

“现在,他们都有自己的天地,而且都是很难得的人才,他们已经取得了高等学历,具备先进的管理知识。他们今天在社会上做事,并不是靠‘李嘉诚’这三个字来闯荡世界的。即使我不在,凭着他们个人的才干和胆识,都足以各自独立生活,并且养家糊口,撑起家业。”

从步入商界第一天起,李泽楷就决意要走出父亲的影子。当父亲的和黄集团表示放弃发展卫星电视计划时,李泽楷从父亲处借来了1.25亿美元,于1990年建立了卫星电视公司。通过BBC与MTV展开的广泛合作,李泽楷的卫星电视王国迅速扩大,其商业风格也与父亲截然不同。对此,李泽楷有如下解释:

“传统产业的生存法则是‘适者生存’。如果你不打败对手,就一无所获,因为市场已经成熟。但在一日千里的电子商务世界,每个竞争者都只不过是‘小不点’,我们必须联合,而非攻击。”

也许用不了多久,亚洲商界这对最具影响力的父子将成为商业对手。几乎在李泽楷决定收购香港电信的同一时刻,李嘉诚建立的互联网门户公司TOM.COM也在香港引起认购风潮。

李泽楷表示,这股风潮会对盈动的股票产生影响,甚至会威胁到他的生意。但吞下香港电信之后,李泽楷的财产实力已可与父亲相匹敌。因此,出现令人尴尬的对峙似乎不可避免。“达成这桩协议后,我们将成为香港最大的移动商务,而我父亲是第一。如果我们能够避免正面竞争,那最好不过;但如果不能,因为是在生意场,我们只能同台竞争。”

更重要的是,随着李泽楷的崛起,亚洲商业规则正在迅速改变。曾经亦步亦趋追随李嘉诚的香港富商正在转向学习他的二儿子李泽楷的投资网络,以资历和财力取胜的传统商业游戏规则已成过去。

李嘉诚两个儿子,一个搞高科技,一个搞环保。

香港商界的风头几乎让李嘉诚一家给包了,搞高科技的李泽楷,身价直逼其父李嘉诚。另一个儿子,长江基建集团主席李泽钜则表示,会使集团成为香港最大的环保公司。

一个家庭就囊括了香港,乃至全球最前卫的两个概念——高科技和环保,这的确令人吃惊。

人学研究网·中华文明栏目编辑:紫天爵


相关热词搜索:李嘉诚 家风

上一篇:罗淑蓉:朱德的家教和家风    下一篇:刘绍儒:从刘邦的家书谈家风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