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首页 > 中华文明 > 华夏春秋 > 文史考古 >

宿白:敦煌两千年

2018-04-23 16:21:26来源: 人学研究网 已浏览人数:
敦煌两个字很不好解释。敦大也,煌盛也,这是按字面解释。国内外许多学者则认为这是少数民族对本地所起的名字之音译。

  (作者:宿白,著名考古学家、北大教授,中国佛教考古和新中国考古教育的开创者)
 
  一、汉代边防和敦煌设郡
 
  我们知道,大概在公元前150年左右,中亚的形势是:北边匈奴,西边大月氏,南边是汉朝。这三个力量比较起来匈奴更强大一些。匈奴势力强大,首先排斥了大月氏。大月氏的中心位置原在敦煌祁连间(就是今天我们这个地区),东到兰州北部,正好位于匈奴、汉朝之间偏西。匈奴排斥了大月氏之后,直接和汉朝对立。
 
  大月氏被排斥到新疆以后,匈奴还一直在排斥它。新疆当时叫西域,是很富庶的地方,匈奴当然不能让大月氏在这里呆下去,必然要继续排斥它,结果匈奴就控制了西域。匈奴控制西域,这对匈奴来说是一件大事情。因为匈奴原来是游牧民族,而西域是农业区,物产丰富,它控制了西域,在人力物力上就有了后方,势力就更为强大了。
 
  汉为了防御匈奴(因为北面直接受匈奴威胁),很希望和大月氏联合,也很希望得到西域(或者说是“解放”西域),因此派出了张骞。张骞到西域以后,大月氏已西迁,不愿回来。联合大月氏虽然没有成功,但却了解了西域当时的情况,于是汉武帝决定要割断匈奴右臂。这就需要用兵。从长安出兵到西域,需要在河西走廓设立据点,因此设立了河西四郡,最西边的是敦煌。公元前111年武汉帝在敦煌设郡,敦煌有正式的历史记录便开始于此。敦煌两千年就是从汉武帝在敦煌设郡开始。(汉武以前敦煌情况不清楚,目前也未发现汉武以前的地下材料。)
 
  汉武帝在敦煌设郡,是要把敦煌变为前线的后方。为了适应需要,在前线设有两个机构——西域长史和戊己校尉。西域长史设在海头(今新疆若羌亦即前汉时的楼兰,后汉时的鄯善)。把西域长史放在若羌,说明当时和楼兰的关系较好。戊己校尉设在高昌壁,这是一个掌兵的机构。高昌壁即今吐鲁番,其地位若羌之北,正当匈奴之冲。由此看来,汉代在敦煌设郡,尽管它是河西四郡的尽头,但它不是前方。
 
  汉代长城,开始于敦煌城西边的小方盘城,据专家考证即玉门关。从玉门关南往北到居延,从居延往东到包头大青山,然后再向东延。
 
  小方盘城是敦煌有名的古迹,在那里发现了许多汉代遗物。从出土的遗物看,当时敦煌有一定的屯军任务,这就把内地的文化和生产技术带到了边疆。
 
  汉在敦煌设郡除屯军外,还作了一些移民工作。现在的敦煌城是雍正年间修的,以前的敦煌城在党河西面,主要是移民居住的地方。
 
  敦煌两个字很不好解释。敦大也,煌盛也,这是按字面解释。国内外许多学者则认为这是少数民族对本地所起的名字之音译。
 
  二、魏晋时期敦煌的繁荣
 
  东汉中期以后,西北边防就受羌人的威胁。因此到曹魏的时候,就特别注意西北的边防。从好多措施里,我们可以看到魏的眼光的确远大。当时敦煌太守仓慈很注意生产,把牛耕和耧带到了敦煌,对敦煌绿洲的开辟有很大贡献。因此,魏代的敦煌比汉代繁荣。《魏略》记载敦煌当时是“华戎所支一都会也。”这说明当时除了吸引汉民族以外还吸引了一些少数民族。
 
  魏代敦煌的繁荣也可以考古发掘得到证明。抗战时期在老爷庙发现的汉墓(实际上是魏代的),其中有一个是翟宗盈墓,墓门上面有彩画,内容是云气、怪兽、鸟、守门人等。从花砖上看,虽然只反映出绘画技术的成熟,但它却说明了此地文化水平已很高。砖上的彩画和后来石窟艺术中的壁画有联系,如玄武等。从这个墓里还可以看出和其他地方的关系。汉墓分区,河西是一个地区。酒泉下河青,发现的汉墓墓门和这里很相似。此外,敦煌当时的情况,还可以从翟宗盈的翟姓上反映出来。当时中原士族庄园经济很发达。翟姓是敦煌地区后来的大姓(一直下延到明代),但在魏时能修这么大的墓,可以说明这时已有很大的势力。
 
  魏以后,西晋一直保持魏代的安排。这从小方盘城附近的大方盘城(河仓城)发现的泰始石刻得到证明。西晋时不但保持了魏代的情况,而且得到发展,这可以从索靖得到证明。索家自晋以后一直是敦煌的大族。索靖的字写得相当好。当时书法是家学,非士族不能有这样的成就。索靖书法传自张芝,张亦敦煌人。看来可以反映敦煌已有较高文化的书法,在这里,已有较长的传统了。
 
  西晋末年,中原大乱,凉州刺史张轨就把东边封锁起来,这一地区就比较安静,中原地区好多人逃难到此。这可以从张轨死后其子张骏把敦煌郡扩大成为州(沙州)得到证明。张骏派杨宣为当时的沙州刺史。我们能在敦煌挖到升平十三年(东晋年号)的墓,正说明当时这里较平静。(这一时期的墓,在全国各地发现的不多,因为战乱,葬物少。)
 
  苻秦灭前凉后,曾从荆汉一带俘虏了二万来人到敦煌。苻秦时期,这里又出了不少有名的文人,敦煌石窟据唐初人记载开始于苻秦,这不是偶然的。在十六国里,后赵和苻秦最为信佛。苻秦当时的佛教中心在凉州。凉州成为佛教中心,早在前凉时期。前凉在凉州设有译场翻译佛经。从记载来看,开凿敦煌莫高窟的两个和尚——乐僔和法良都是从东面来的(一是西游至此,一是东来届此),这个问题很值得我们重视。
 
  前秦灭后,凉州由李氏和沮渠氏先后占居。沮渠氏译经不少,也造了不少石窟,还有散存的佛经石刻,这种石刻多刻十二因缘。酒泉保存的沮渠氏十二因缘石刻,有纪年。所里从敦煌城中运的那块残石,和酒泉石刻有相似处。
 
  魏晋时的大体情况有如上述。
 
  从汉代设郡到这时已有六百多年,在这六百多年中,敦煌地区一直比较安定,人口有所增加,农业生产大约已提高到和内地差不多的水平,出现了士族庄园经济。在此情况下,佛教在这里初步扎根是很可理解的。之所以说是初步扎根,因为它并未流行起来。如果想象这时已很流行,也不是很恰当的。
 
  三、东阳王一家(北魏阶段)
 
  元荣——康——邓彦
 
  和敦煌石窟开凿有关的两个名字,一是东阳王,一是建平公。建平公的记载现在还不清楚,只能说说东阳王。东阳王是北魏的皇族,先从平城迁到洛阳,后又从洛阳迁到敦煌。东阳王一家都很信佛,不仅这里的一家很信佛,留在洛阳的那一家也很信佛。因此东阳王在这里大开石窟和大写佛经是很好理解的。东阳王到敦煌在孝昌元年以前,因为东阳王妹妹的墓志里提到此事。敦煌藏经洞发现的写经,至少有十卷以上是有东阳王题记的,最晚的题记是大统时候的。藏经洞写经有一卷记载大统八年沙州刺史邓彦之妻昌乐公主元敬,那就是说,大统八年时,东阳王已不做沙州刺史,而是他的女婿邓彦在做沙州刺史。东阳王在这里做刺史,大概有二十多年。东阳王的刺史位置是传给他的儿子元康的,如何转到邓彦手,但没有记载,可能被邓彦所废。大统十一年,邓彦被敦煌豪右令狐所废。
 
  北魏孝昌元年以前到大统十一年,这里有许多魏窟都可包括在这一阶段内。北魏洞窟之盛,大致相当于东阳王一家统治这里的时期。
 
  四、隋唐盛世和中西交通
 
  隋唐时期是中西陆路交通最繁荣的时期。敦煌是中西交通的门户,西方商人、贵族、物产都是通过敦煌这个口子往两京地区去的。同时,我们的出口货如陶瓷品、丝织品等也是通过这里往外运的。由此可见,当时敦煌的商业是很发达的。当时敦煌的农业也得到进一步发展,这可以从敦煌写经——沙州都督府图经中得到证明。这里面记载有许多渠道名称。据说当时的渠道比现在还多。渠道的水源,除党河之外还有莫高窟前面的这条宕泉,如今宕泉已成细流。第445窟北壁盛唐的弥勒变中画有曲辕犁,并且还有调整犁头出土渠线的“秤”,这种和《耒耜经》所记大体相似的先进犁,也许在敦煌已经开始使用。渠道多,主要耕具——犁进步,它都可说明这里农业的繁荣情况。当时的人口也比现在多。
 
  唐代是大翻佛经的时代,敦煌这时有许多经典、寺院,这可以从玄奘取经的一件小事说明:玄奘取经路过敦煌,当时人们就劝他不要再走了,因为这里有许多大师,有许多经典。敦煌艺术这一时期有许多好东西。当然,我们不否认这里的成就,但我们也应注意这里的东西和两京地区有很大的联系(从内容上、题材上来看,都是如此),敦煌藏经中很多经都是从内地来的。因此,研究此地隋唐洞窟艺术,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两京地区。
 
  开元天宝以后,吐蕃力量越来越大,不仅占有现在青海地区,而且越过祁连山,进攻凉州,往东随时可以到长安,往西更可西逾敦煌。吐蕃是游牧民族,打下一地,掠夺完就走。吐蕃想打进敦煌,当时的沙州刺史周鼎抵抗侵略,时间长达十余年。在这十余年中,吐蕃对敦煌时围时走,直到公元781年才占据敦煌。吐蕃统治敦煌将近七十年,其时佛教并未衰歇,莫高窟仍在继续修凿。公元848年张仪潮领着人民驱逐了吐蕃。从此敦煌进入张曹割据时期。
 
  五、张、曹割据二百年
 
  张氏和曹氏不一样,张氏始终奉唐,张仪潮最后入朝死在长安。当然,这和当时的形势有关。吐蕃在此统治,很残酷,人民很希望唐朝回来。因此,848年收复敦煌,851年唐朝就在这里设立了归义军,张仪潮为归义军节度使。
 
  张仪潮收复河西后,先派十多个和尚去和唐朝联系,因为中间隔着回鹘。和尚当中为首的叫洪  ,因为有功于此事,专给他修了个洞窟,并任他为“都僧统”。他死后又塑了他的像放在上述洞窟旁边的一个小洞中(即后来的藏经洞)。
 
  张仪潮死后,统治权交给他的侄儿张淮深。大概不久张淮深就死了。从敦煌文书上看,张淮深死后统治权交给淮氵。不久又托孤(张仪潮的儿子)给索勋 (他是敦煌士族)。索勋杀了张家许多人,自立。不久,张仪潮第十四女(嫁给李明振)纠集人杀掉索勋,张承奉立。从索勋开始,和唐的关系就不如以前了。割据应该说是从索勋开始的。张承奉自立后,建立国家,号西汉金山国,自称为白衣天子。不久,回鹘力量强大,占领了甘州,张氏亡于回鹘。张氏前后统治敦煌地区达七十多年。
 
  张氏统治的前期,和唐有信使往来。这一时期的敦煌石窟艺术很兴盛,壁画、塑象的水平都很高,这与唐关系的密切有直接关系。
 
  吐蕃的统治,在张氏的石窟艺术中留下了痕迹,如舞蹈、服饰等,回鹘的服饰在张氏的洞窟内也有出现。
 
  回鹘强大以后,对敦煌的威胁很大。如何搞好与回鹘的关系,这是一个大问题。919年左右,曾在张仪潮手下做过长史的曹议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与回鹘取得妥协,统治了敦煌。曹虽是长史,但力量很大,能与索家大族联姻,宋家大族也有一个女儿嫁给曹议金。张仪潮的夫人也是一个索姓,一个宋姓,这就说明他们两人都是与当地大族、地主联合的。曹议金能统治这里,看来不是偶然的。
 
  曹议金取得统治后,不但与大族联姻,而且把女儿嫁给回鹘。五代宋初,于阗强盛,曹又与于阗国王联姻。联姻是曹氏能在这里统治一百四十来年的原因之一。
 
  曹氏在此统治,还采取了另外一些措施:如注意发展农业、畜牧业,特别是养马很多,对宋、辽等的贡品,主要是马。同时,还开设了较大规模的制毛手工业(这也是主要贡品),开采了矾、铁、硇砂等矿。这时候,此地的制纸业、印刷业也出现了。商业方面,曹家仍继续隋唐以来中西贸易活动,据文献所记曹氏贡宋的物品中有买自波斯的锦、银器,买自大食的马,和买自于阗的玉等等。由此可见曹家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因此,在莫高窟,曹氏进行了大量的修复工作,晚唐时候,这里有过一次崩塌,曹氏时期曾用大面积的崖面绘画和木构窟檐进行修饰,并整理了全部栈道。另外曹家还开了许多大窟。在榆林窟曹家也进行了修建大洞的工作。
 
  曹家的世系是:曹议金——元得——元深——元忠——延恭——延禄。传到曹延恭、延禄时,西夏力量强大。曹家越过西夏,与辽(契丹)发生关系,采取远交近攻的办法对付西夏。因此,在契丹强盛时期,西夏始终没敢攻打敦煌。
 
  延禄以后,传给宗寿——贤顺(与曹延禄什么关系?不知道)。这时候辽已衰弱。中原的宋仁宗也不能给予这里帮助。曹氏东方的依靠都不行了,西夏于是占领了敦煌。
 
  六、喇嘛教的传来
 
  西夏民族即原来的党项羌,原居地是川北甘南高原,五代以后迁到宁夏一带。原与藏族关系很密切,在经济文化上都受藏族的影响。
 
  这时的西夏,处在奴隶社会末期或封建社会初期。西夏在莫高窟究竟有些什么创建,看不太清楚。但一种用绿色较重的壁画很可能是西夏时代的遗迹。自唐以来的密宗和从西藏地区传来的喇嘛教,大约在此时逐渐融合起来了。
 
  蒙古人在占据黄河流域以前,即灭金以前就占领了敦煌。蒙古人以河西为桥梁与西藏发生关系,凉州在当时是蒙古在西北的一个行政中心。这里的喇嘛教艺术出现较早,与此有关。
 
  忽必烈灭金以后,就把西方交给安西王(在西安)。后来这里又归属了西宁王(在青海),因为蒙古和西方关系密切,这时敦煌又成为中西交通线上的要道。
 
  此地在元代统治下的时间较内地为长,465西壁南侧刻画有宣光三年的题记。宣光是元顺帝从大都北奔以后四年的新纪年。历史上叫“北元”。宣光三年也就是明洪武六年。这说明这时此地是北元统治的地方。过去只知道在朝鲜和云南用宣光年号,现在又增加了一个。北元如何能越过中原发号施令至云南?过去搞不清。发现这里的题记后,知道是通过西北边防的道理。
 
  七、敦煌石窟的明清遗迹
 
  元以后,喇嘛教寺院一直存在。这里有不能说太少的明代游人题记。其纪元有正统、成化、弘治、正德四种。
 
  明嘉靖中叶以后,统治者放弃嘉峪关以西内迁敦煌人民,因此这里再没有汉族的游人题记了。清康熙年间收复河西,这里有了游人,现在清代的游人题记是在“天王堂”留下的清康熙三十几年的。
 
  清雍正三年,敦煌正式设县。县城从党河西岸搬到党河东岸,即现在的敦煌城。

人学研究网·中华文明·华夏春秋栏目责编: 紫天爵

相关热词搜索:敦煌 两千年 宿白

上一篇:赵春青:《禹贡》五服的考古学观察    下一篇:宿白:石窟寺考古学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