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首页 > 中华文明 > 华夏春秋 > 文史考古 >

绵羊、黄牛何时进入中国?

2016-07-26 16:34:32来源:人学研究网 责编:紫天爵 已浏览人数:
自距今4500年左右开始,在黄河流域陆续发现了饲养黄牛的证据。比如,在一些遗址出土的全部哺乳动物中,黄牛所占的比例都达到一定的范围,且在几个遗址都有数量逐渐增多的过程。

中国现在发现的最早的家畜是狗,发现地位于河北南部,距今10000年左右。最早的家猪位于淮河上游地区,距今9000年左右。此后数千年,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许多遗址里都发现了饲养狗和猪的证据。进入“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所要研究的距今5500~3500年这个年代范围内,在当时人饲养的动物中发现了一些新的种类,比如绵羊和黄牛。
 

绵羊:约5000年前

在距今5000年左右的甘肃省天水市师赵村遗址的第5号墓葬中发现了绵羊的下颌,在同样大致属于这个年代的青海省民和县核桃庄墓葬里发现了一头绵羊的骨架。它们应该是当时的人有意识地埋入墓葬中的。到距今4000年左右,山西、河南等黄河中游地区的多个遗址里发现了绵羊的骨骼。这显示出绵羊有一个自西向东逐步扩散的过程。各个遗址出土的绵羊骨骼数量随着时间推移明显增多,显示出饲养规模的扩大。

通过测量和比较,这些遗址中出土绵羊骨骼的尺寸大小,与后来商代晚期可以明确肯定是家养绵羊的骨骼测量数据十分接近,证明这两个时期的绵羊形体大概是一致的。

通过对距今大约4000~3600年的多个遗址出土的绵羊进行年龄鉴定和统计,发现年龄大多在4岁以上。这与作为肉食的绵羊普遍在1~2岁即被屠宰的年龄结构明显不同,而与现代游牧民族为了剪羊毛、挤羊奶等次级开发活动所饲养绵羊的年龄结构极为相似。

除了对出土的绵羊骨骼进行形态学、统计学和考古学的研究之外,通过碳氮稳定同位素分析,发现多个遗址中出土的绵羊的食物结构中以碳三类的植物为主。在北方地区,碳三类的植物主要来自自然植被。这证明当时的绵羊是放养的,吃的是草。

通过DNA研究,发现多个遗址出土的绵羊包括A世系和B世系两种,其中A世系现在主要分布在中亚和东亚地区,而B世系分布在西亚和欧洲地区。这个结果传递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距今约10000年前,世界上最早的家养绵羊出现在西亚地区,而后开始扩散,数千年后在中国古代遗址里突然发现的绵羊,很可能是传入的。

人学研究网 中华文明 华夏春秋 文明考古 黄牛


黄牛:约4500年前

除了绵羊以外,自距今4500年左右开始,在黄河流域陆续发现了饲养黄牛的证据。比如,在一些遗址出土的全部哺乳动物中,黄牛所占的比例都达到一定的范围,且在几个遗址都有数量逐渐增多的过程。这些遗址中出土黄牛骨骼的尺寸大小,与后来商代晚期可以明确肯定是家养黄牛的骨骼测量数据十分接近。

碳氮稳定同位素的分析结果显示,距今4000年左右的山西省襄汾市陶寺遗址出土的黄牛的食物主要是碳四类的植物,可能是小米的茎叶;但也包括一些碳三类的植物,这应该和自然植被中的草有关。到了距今3800年左右的河南省偃师县二里头遗址,那里出土的黄牛的食物基本上是碳四类的植物,似乎完全是依靠人工喂养小米的茎叶。这两个遗址的分析结果反映出饲养技术的进步。

通过DNA分析,多个遗址出土的黄牛都为T3世系。国际学术界一致认为T3世系的黄牛是在西亚地区起源的,根据动物考古学的研究,最早的家养黄牛发现于距今10000年左右的西亚地区。这个结果和绵羊的DNA研究结果一样,在黄河流域发现的家养黄牛,其祖先很可能是传入的。
 

新家畜影响社会发展

家养绵羊和黄牛这两个新的动物种类的出现,在当时及后来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具有非同小可的影响和作用。

首先,绵羊和黄牛的饲养方法和家猪不同,因此,新的家养动物和饲养方法的出现,意味着饲养技术的复杂化,推动了整个家畜饲养业的发展。新的饲养技术加上对绵羊的次级开发技术,与其他外来的农作物栽培技术和铜器制作技术一样,促进了整个经济形态的多样化和复杂化,进而为整个社会形态的复杂化奠定了基础。

其二,与长江流域,以及黄河流域的上游、下游和西辽河地区相比,中原地区获取肉食的方式具有三个特点:一是饲养猪、狗、牛、羊等多种家养动物;二是黄牛和绵羊自出现以后,数量逐渐增多,而家猪的数量相应地减少;三是这种饲养方式一直得以持续发展下去。可以说,中原地区古代居民获取肉食的方式,是中原地区的经济强大于周围地区的重要证据之一。这个认识对我们研究国家最终形成于中原地区是一个有益的启示。

其三,绵羊和黄牛的出现除了可以丰富当时人的肉食种类以外,在宗教礼仪方面也有不可或缺的价值。从距今9000年开始,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各个地区的众多遗址里出土过不少使用猪进行祭祀、随葬的实例。此外,也发现过不少用狗随葬的实例。距今4000年左右的遗址里,开始出现用牛和羊进行祭祀的现象,而大量使用牛和羊进行祭祀的仪式开始于距今3300年左右的商代晚期。到了商代晚期,在甲骨文中多次提到“太牢”和“少牢”这两种祭祀的形式,“太牢”是王一级的祭祀,“少牢”是卿大夫一级的祭祀,而牛和羊就是这两种祭祀活动中使用的主要动物。在祭祀活动的等级制度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牛和羊这两种动物,正好出现在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阶段,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现象。

由此可见,家猪饲养的传统延续,黄牛和绵羊的出现及发展,对于当时中原地区饲养业的发展、经济基础的巩固、上层建筑的进步,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注:此文系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系列成果之一

摘自:《科学画报》2012年第12期 作者:袁靖

 

相关热词搜索:黄牛 绵羊 中国

上一篇:“中华文明起源”,论不休    下一篇:良渚:巫政之国的兴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