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中华典艺-君子的标志-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首页 > 中华文明 > 中华典艺 > >

读《汉书》:匈奴传 |匈奴中国化之路

2018-04-17 14:33:47来源: 人学研究网 已浏览人数:
文化中国,源于周公制礼作乐,顶层设计了中国文治系统,一套繁文缛节得到了孔夫子的大赞,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孔夫子做梦都在学周公,以这种不遗余力的勤奋,开创儒家学派,祖述

人学研究网  中华文明 中华典艺 长城 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分界


(作者:竹筱帆,人学研究网|中华典艺网·史·栏目编辑部)

“匈+奴”的汉字组合,匈奴名词直译就是凶神恶煞似的下等贱人。

在古中国人的话语霸权里,透着一种对北方游牧民族的极端厌恶。

天圆地方,以中国王畿为基准,由内而外画方形或圆形圈,一环为一服,依次甸服、侯服、宾服、要服、荒服。服,即服事天子之义,在古中国五服圈治理模块中,华夏与戎狄蛮夷同居而有别。

甸服、侯服、宾服为内服,要服、荒服为外服。内外之别,服是地界碑,是人际点,是文明线。简单地理解,人以类分,内服即内族,外服即外族。内族与王天子关系亲近,文教程度高,外族与天子关系疏远,文教程度低,蛮夷居要服,戎狄居荒服,蛮荒之地出蛮荒之人,人地相彰。内服、外服都属于王天子统属范围,既享受同被天恩泽化的荣耀,又承担贡赋天下共主的义务,陈列贴标签,凡在圈内的,名义上都属中国。

何谓中国?中国在哪里?“中”本义指飘带旗帜,引申为即核心枢纽,“国”指执戈捍卫之城,引申为政治军事中心。“中国”一词完整出现,在周初。按照周天子的口吻:“余宅兹中国,自兹乂民”。我建都中国,在这里治理民众。我小邦周,灭了天邑商,杀了独夫纣。承续天命,顺应民心,继位大统,圈地建都中原洛阳,命名成周,寓意完成周朝大业。

成周,即天下的中心,王权中央核心圈,围绕它,五服圈层作众星拱北式的簇拥。王权体系的漩涡里,营养丰富,集地理优势,政治权威,精神信仰,经济洼地,军事重镇,人文渊薮六大战略资源于一穴,据伊河、洛河流域的中原地区成了中国原始的坐标点。

地理中国,源于大禹治水,筚路蓝缕,任土作贡,一张蓝图绘到底,九州版图归中国有。以后,不管是某朝败家子搞丢的,还是孝子贤孙开拓来的,或是隔壁邻居带着嫁妆送礼来的,分分合合,都成一时中国疆域。

王朝中国,夏、商、周、秦、汉、明清,在五千年历史的沙场上逐鹿称雄,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数百年,历史证明,愿王权象征的江山永固都是做梦。

文化中国,源于周公制礼作乐,顶层设计了中国文治系统,一套繁文缛节得到了孔夫子的大赞,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孔夫子做梦都在学周公,以这种不遗余力的勤奋,开创儒家学派,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以仁义注解礼乐,最终集大成文化中国。

自然江山天铸,王居其中,规邦建国,地理中国与王朝中国叠拼,领土加领主,打上主权烙印,此地属于朕,谁敢来争?

拼实力,得软硬兼施。成周洛阳的那个核心圈,就是周天子克商之后在黄河边霸气侧漏的杰作。硬实力为太公之武功,软实力为周公之文治。文治武功,一张一弛,保驾天下中心的成周,成为向外辐射扩散的文明光源。

武功显赫多用于开国创业,最后往往倒在岁月的千沟万壑中,土崩瓦解。文化是个好东西,能渗透式洗脑,还留有后遗症,人文化成,影响深远。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地理中国或圆或缺,王朝中国花开花谢,唯有文化中国在不断锦上添花,大放异彩。

周公推行的封建、井田、宗法制度,三足成鼎,捧出礼乐文明的中国精神,成周因之而肥,成为天下万民向心的文化图腾。尊王攘夷,逐鹿中原,各种故事皆受此种诱惑所驱使。

王权有疆域,文化无阻隔。五服圈弧线,圈住了仅是王权的行脚,文化是飞羽箭镞,不受地限,直入人心。内服圈人士,在礼乐教化的沃土里深耕播种,茂盛成一株华夏文明的奇葩。外服圈人士,被指为四方之民,东南西北,对应野蛮生长着夷蛮戎狄,与华夏邻居,虎视眈眈。

《礼记王制》中说:戎夷,四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东方曰“夷”,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发衣皮,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

圈线之隔,差的不是土地,而是文明,是文化中国的标准。

火是文明之光,土谷是社稷之主,不食人间烟火,不食五谷杂粮,非神仙,则鬼怪,这是古中国人对化外之民的咒骂,简直是人类文明的黑暗倒退。

中国化的圈线不是关山难越的难民墙。成周往上数四代的祖先生活就如戎狄无异,但它成功穿越火线,从邰到豳,从豳到岐,从岐到镐,从镐到成周,代代接力,步步为营,克商自立,以自我为中心,被中国化且不断注入文化中国的维新元素,成为中国礼乐文明的开创者。

和平中国化路线,类似小邦周,以“德”攻取,替天行道,更有儒家吹鼓手长期充当轿夫。非中国化的暴力路线,以“力”攻占,暴掠中国,匈奴属于后者。据王国维先生考证,商朝时的鬼方、混夷、獯鬻,周朝时的猃狁、春秋时的戎、狄、战国时的胡,都是秦汉时期匈奴的前辈,一脉而来,北方领主迭代,只换了块招牌。

华夷之别,毗邻而居,岂能相安无事,总有口角之时。小唇舌外交上招徕,大干戈擦枪走火,蛮夷戎狄与华夏交恶,不同文化,不同文明板块冲突碰撞不断,最后尘归尘,土归土,归与中国化大熔炉民族融合。

周幽王,玩火自焚,为博取美人褒姒开口笑,烽火戏诸侯,以一笑之美,换个倾国之灾。皇后嫉恨,外戚申侯引西戎之狼入室,干涉西周内政,灭国焚京。西周可谓兴也戎狄,亡也戎狄。

周平王背着篡君弑父之罪,登上天子宝座,拉开了春秋无义战的序幕,史称东周。道德至上的时代,天子得来不正义,民心向背,天下共主转变为天下各主。礼崩乐坏,肇事开端是周天子在自家的烂墙根里播的祸种,恶之花,开遍天下。

中心乱,天下乱,四方之民,蛮夷戎狄扰动中国。

北狄南下,南蛮北上,西戎东进,东夷西进,目标指向中原——号称天下中心的丰富资源战略高地。其王权高地与天相配,与神魂交,高深莫测,权杖威力无穷。其地脉通衢锁扣八方枢纽,其物质丰沃经济繁盛,其文化精神崇高,令人神往。

尊王攘夷,管仲扛起大旗,齐桓公做盟主,假尊天子,真络诸侯,为齐沽名钓誉,以齐太公家传兵法,抵定山戎南下侵燕之战乱。鲁国孔子说:“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没有齐桓公这次的扶危济困,我们都要被山戎同化,一起穿兽皮做禽舞了。

南蛮楚国,一心想摘掉“南蛮‘牌帽子,换一道中原文化认同的通关文谍,饮马黄河。楚成王,扫灭周边小国,逐鹿中原的雄心灰暗于齐国盟主的统一防线前。他的孙子楚庄王集合九天凤凰神鸟的力与美,一鸣惊人,向周天子秀肌肉,问鼎的轻重。楚国摘帽成功,成为春秋一霸,向中原出口老庄哲学,与鲁学、齐学有物混成,内化为文化中国因子。

秦国捡了大便宜,在护送周平王东迁洛阳时,顺手将宗周西岐的风水宝地纳入囊中。周天子数典忘祖,抛弃祖宗故址,龙脉断,王气衰。秦虽小其志大,处虽辟行中正,冥冥之中仿佛自有天意,秦衔周命,从岐山渭水古老的权筏中,开启了大出于天下的征程。秦穆公东进不顺,转而拿西戎出气,从由余计策,灭戎国二十,开辟地千里,夯实了秦霸天下的地基。

三家分晋,周天子给窃国者侯的韩赵魏戳了合法公章。

赵国与强胡为邻,夜不能寐。赵武灵王,睿智非常,胡服骑射,师胡长技以制胡。推行军政改革,使赵国成为史上最强期,西破林胡、楼烦、北灭中山,拓地千余里,建云中、九原、代郡军事基地,抗击匈奴,成就非凡,被梁启超先生大笔赞扬为继黄帝之后的民族英雄。

赵武灵王儿女情长,致英雄气短,想着江山美人两不误,最后误终身,被逼饿死沙丘。真可谓武灵遗恨满沙丘,赵氏英名从此休。后继李牧泽披主父雄风,与匈奴厮杀,运用大规模包抄战术,破匈奴十万精骑,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

虎狼之秦以嗜杀得天下,战国七雄定于一。地域中国,原先的夷狄戎蛮大半疆土,分属秦朝三十六郡。尚有北方匈奴勇悍飘忽,动若闪电,难觅踪迹,秦始皇派大将蒙恬率三十万大军却匈奴七百里,取河南地,拆除六国互防长城,筑起西起临洮,东止辽东,蜿蜒一万余里的抗胡长城战略防线,将游牧文明与耕种文明分割为两个区域。

约定胡汉三八线:长城以南,中国天子有之,长城以北,匈奴单于有之。长城外,阴山下,匈奴国成立,由部落联盟走向国家集权,头曼任第一代匈奴单于。头曼自号撑犁孤涂单于,撑犁,即天;孤涂,谓子:单于,意谓广大。撑犁孤涂单于,即天之子,意谓天宇之下的伟大首领。长城内,渭河边,大秦帝国虎虎生威,集六国华丽宏富于都城咸阳。秦始皇自诩超越三皇五帝,自命朕,称始皇,意欲传国万世。帝王初衷何其相似,奈何命运却无法预料。

对垒抗衡,是国与国之间的较量。天时、地利、人和,秦占三,凭借万里长城防御堡垒,一夫当关,匈奴莫开。可惜好景不长,始皇猝死,亡秦者胡亥,秦帝国轰然倒塌。始皇死而地分,中原重新乱成一锅粥,长城边防松弛,匈奴趁火打劫。

公元前209年,长城内21岁的秦二世弑兄继位,拖着大秦帝国走向灭亡;长城外25岁的匈奴第二代单于冒顿弑父继位,带领匈奴国走向辉煌。

冒顿,一位雄才大略的草原英主,以雷霆万钧之力与冷酷无情之心,浇铸了大匈奴的赫赫威名。

既为英雄,总有故事引人入胜,被津津乐道,传为神话。

一、逃离月氏,化险为夷:冒顿本为头曼单于太子,因头曼宠爱后妻生子,意欲除掉冒顿,立少子为太子。便心生毒计,借刀杀人。头曼打着结盟邻国关系的幌子,将冒顿送往月氏国为人质,随即派兵攻打月氏国。月氏王大怒,抓获冒顿即将处死,冒顿运用语言智慧化险为夷,盗取千里马,逃回匈奴,捡回一条命。

二、鸣镝响箭,弑父继位:匈奴文化尊崇勇士,头曼单于见冒顿安然无恙回到匈奴,倒对他刮目相看。分拨给冒顿一万精骑,让他自我发展,谁曾想到,这一万骑兵就是头曼的断头刀。冒顿制造了一种响箭,叫鸣镝箭,号令部下说:凡鸣镝箭所射之处有不跟随者杀无赦。冒顿用鸣镝箭射自己的座骑,有迟疑不射的被斩首,又用鸣镝箭射向自己的妃子,有迟疑不射的又被斩首。当冒顿用鸣镝箭射杀头曼单于的良马时,所有的部下都跟着射了,军心化一,所向披靡。冒顿跟随父亲头曼单于去打猎,用响箭射击头曼单于的头,部下也都跟着把箭射向头曼单于,头曼身亡,冒顿继位。

三、欲擒故纵,灭国东胡:月氏位于匈奴西部,东胡位于匈奴东部,两强夹缝中,匈奴面临强大生存压力。东胡王趁着冒顿继位立足未稳,向匈奴勒索单于坐骑宝马,国人说,良马是匈奴人远行的脚,岂能赠送于人。冒顿说,量匈奴之物力,结东胡之欢心,区区一匹马,牵去也无妨。过不久,东胡王又派使者说要匈奴送一位单于的美女阏氏过去,匈奴国人听此无理要求,纷纷大怒,请求出兵攻打。冒顿说,不要因为吝惜一个女子而坏了两国的友谊,便将自己最喜爱的阏氏送给东胡。失去宝马美女,英雄变狗熊,东胡人耻笑冒顿是个孬种,越发骄横。谁知道,欲擒故纵的兵法算计早在冒顿心底勃然萌发,只待合适杀机。机会来了,有一天东胡指着匈奴说,东边那块方圆千里的空地拨划给东胡。匈奴国人说,给他吧,反正也是空置的荒地,没有作用。冒顿勃然变色:祖宗土地,乃国家之本,怎么能给人。遂跨马发兵,一战灭了猝不及防的东胡,掳掠了东胡国所有的财产。

四、匈奴帝国,史上最强:灭国东胡后,冒顿又向西逼走月氏国,向南兼并楼烦白羊王部落,收复秦朝河南地,北服浑庾、屈射、丁零、鬲昆各族,拥有了南起黄河以南、北抵贝加尔湖、东达辽河、西逾葱岭的广大地区,统一了现在的蒙古草原,建立了北方最强大的匈奴帝国,也是匈奴帝国史上最强大的时期。

五、白登之围,困守刘邦:公元前200年,韩王信叛变,称帝后的刘邦率三十万大军往马邑镇压韩王信,并教训匈奴。刘邦不听娄敬劝阻,率轻骑冒进,落入冒顿单于诱敌深入的圈套,被匈奴骑兵围困在平城白登山,七天七夜不得脱身。最后陈平献出诡计,重金贿赂单于阏氏,使其吹枕头风给冒顿,网开一面,放刘邦一条生路。汉匈两个统一大国之间的第一次交锋,以汉朝失败告终,从此拉开了汉匈百年战乱与和亲联姻的序幕。回长安后,刘邦立即重赏娄敬,赐封关内侯,让他专门负责施行对匈奴的和亲政策,葬送汉室公主的幸福,换取国家短暂的和平。

六、调戏吕后,侮辱大汉:刘邦死后,孝惠羸弱,吕后当政。冒顿更加狂妄不可一世,轻蔑中国,遣使喊话吕后说:“孤偾之君,生于沮泽之中,长于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无以自虞,愿以所有,易其所无。”我冒顿丧妻,你吕后也刚丧夫,我们都处于空虚寂寞状态,不如跟你结为秦晋之好,互相娱乐,就此百年合好,一统天下。冒顿伸出一副讨打的流氓嘴脸,吕后却无还手之力,奴颜婢膝地说:“谢谢单于看得上我。我是老太婆一个了,年老气衰,发齿堕落,行步失度,恐不能服侍单于快活了,送你几个年轻的姑娘代替我承欢君前。”如此国书交换,汉朝颜面扫地,又能奈彼何?这一腔子恶气,留作臣子恨,让后辈子孙血还。

中国人给匈奴定义为凶蛮扰攘之名,印证农耕民族对游牧民族的畏惧、厌恶与鄙视。农耕民族,耕地生计,宅于一方水土,丰衣足食,主业是种地,副业是渔猎经济;游牧民族,靠天吃饭,逐水草而居,随季节来回迁徙。主业是放牧,副业是战争掠夺。游牧,游动放牧,在自家草原领地上,羊群是猎物,在长城内,农耕民族为猎物,像对待牲畜般宰割文明,所以被文明诅咒为“匈奴”之名。

公元前174年,冒顿去世,匈奴帝国如落日辉煌,后继者一个个饮恨撞墙,只为长城内的邻居家出了个“雄孩子”——刘彻,大汉民族在他的手里如旭日喷薄,雄壮东方。蛮夷戎狄中国化之路漫漫,在这条路上,不时上演着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交锋,被欺凌被侮辱被损害的,输赢何由算?战争与冲突只是短歌,文化互摄,民族融合才是终章。农耕文明丰赡的典章制度与游牧文明雄健外拓精神,在经历千年的打打杀杀,分分合合,来来往往后,一起汇成气势恢宏的中华文明。

责编:紫天爵

相关热词搜索:匈奴 汉书 竹筱帆

上一篇:征稿 | 致敬我们的祖先,《中华文明百人传》    下一篇:钱穆:中国文化传统中之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