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中华典艺-君子的标志-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首页 > 中华文明 > 中华典艺 > >

老子说:知进退,少耻辱

2016-09-09 11:40:40来源:人学研究网 作者:独履素 已浏览人数:
老子概括的将生命与财货作出对比,名声和生命比较哪一样更亲切?生命与货利比较哪一样更贵重?得到名利与丧失生命哪一样来得更沉痛?因此,过分的爱惜名声必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人学研究网 中华文明 中华典艺 道家 玉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一针见血的道出人间喧嚷所为何事的真谛。趋利避害,追求功名利禄是人之共性,原本无可厚非。但是要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贾谊说:“贪夫徇财,烈士徇名。”贪婪的人为了财货不惜生命,烈士为了满足一己私名往往轻视生命。现实社会中,许多官员利用“裙带”、“后台”等不正当关系,沽名敛财,甚至冒着坐牢的危险收受贿赂,定然是得不偿失,火中取栗。

三千年前,在老子生活的年代,人类社会正处于权力风暴席卷之中,权欲的贪婪直接造成了民生疾苦,作为周朝公务员的老子耳濡目染,对这种官僚政治的失和深有感触。他说:“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老子概括的将生命与财货作出对比,名声和生命比较哪一样更亲切?生命与货利比较哪一样更贵重?得到名利与丧失生命哪一样来得更沉痛?因此,过分的爱惜名声必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不择手段一味的敛财必定会招致惨重的损失。如此看来,只有心灵上知道满足才不会遭到屈辱,行动上适可而止才不会带来危险,这样才可以享有生命的长久呀。

庄子更是直白的告诫官员:“贪财而取危,贪权而取竭。”贪婪不足是一切罪恶的根源,贪得无厌,必遭报应。正如西方谚语所说:“贪吃蜂蜜的苍蝇准会溺死在蜜浆里。”历史上不乏圣贤的谆谆教导,但是终究忠言逆耳,有几人听得进去呢,贪官不绝,至今扼杀不止。

东汉自光武中兴,明章之治以后,国力逐渐下降,朝政糜烂,外戚专权的局面愈演愈烈。汉顺帝时期的梁冀就是东汉外戚专权的顶峰人物。梁冀的两个妹妹分别为汉顺帝、汉桓帝的皇后。依靠后宫的裙带关系,梁冀的身份尊贵无比,更兼有大将军职位的权力,更是如虎添翼,平日目中无人,耀武扬威自然不再话下。汉顺帝死后,梁冀权力达到擅立皇帝的地步。他胡作非为,公开勒索,全不把皇帝放在眼里。汉质帝看不惯梁冀的蛮横,就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指责梁冀说:“你真是个跋扈将军!”因为这一句话,汉质帝被梁冀毒死,一命呜呼。

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人拥有权力,争取财富名利就必普通人容易得多,如果不能节制贪欲,权力定然是滋生腐败的根源。一个官员拥有绝对至高的权力,那么这种腐败也会随之扩张到欲壑难填的地步。

在梁冀身上可以找到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论据。梁冀夫妇贪婪无比,依仗权势多方搜括财物。当时,四方贡物必须先将上等的献送梁冀,皇帝御府仅得其次。这还不满足,又遣门客出塞,广求异物,并大治第宅,多拓林苑。仅河南城西的兔苑,方圆即达数十里;百姓有误杀苑兔的,就被处死。梁冀强抢民女,把几千个良家子女抓来作为奴婢,供其淫乐驱使,并且强迫她们说是自己愿意卖身给梁家的,号称为“自卖人”。

《后汉书·梁冀传》记载:“扶风人士孙奋居富而性吝,冀因以马乘遗之,从贷钱五千万,奋以三千万与之,冀大怒,乃告郡县,认奋母为其守臧婢,云盗白珠十斛、紫金千斤以叛,遂收考奋兄弟,死于狱中,悉没资财亿七千余万。”当时有个叫孙奋的富豪,非常有钱。梁冀就派人送给他一匹马。这马不是白给的,而是作为向他借钱五千万的抵押。孙奋是个吝啬之人,但也惹不起这朝中红人,于是就白白送给梁冀三千万。梁冀一看,火冒三丈,嫌少。他立即吩咐官府把孙奋抓去,诬告孙奋的母亲是他们家逃出来的奴婢,偷去大量珍珠、金子,都要追还。孙奋不肯承认,就被官府活活打死,财产全给没收了。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记载:“于是有司奏:‘冀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谒赞不名,礼仪比萧何;悉以定陶、阳城余户增封为四县,比邓禹;赏赐金钱、奴婢、财帛、车马、衣服、甲第,比霍光;以殊元勋。每朝会,与三会绝席。十日一入,平尚书事。宣布天下,为万世法。’冀犹以所奏礼簿,意不悦。”就算是梁冀猖狂如此,皇帝还在褒奖梁冀,让他拥有作为臣子的最高礼遇,礼节上和西汉开国宰相萧何相比,封地食邑和东汉开国功臣邓禹相比,赏赐财物方面和西汉大将军霍光相符合,梁冀有什么能耐,不就仗着后宫的女人撑腰吗,可以跟萧何霍光等重臣相提并论,皇帝是给足了他恩荣。可是梁冀呢,对于这些赏赐,他知足吗?最后一句话是司马光的点睛之笔,“冀犹以所奏礼簿,意不悦”。一个薄字,透露出梁冀的贪婪之心是个无底洞。

但是在外人看来,拥有这些荣耀的梁冀应该有所收敛,应该知足长乐了。汝南县有个叫袁著的青年,年方十九岁,就上书给皇帝说:“夫四时之运,功成则退,高爵厚禄,鲜不致灾。今大将军位极功成,可为至戒,宜遵悬车之礼,高枕颐神。”说自然的规律是功成就收藏了,历史上那些权高位重的人,很少有能够全身而退的,大多数的人都在丰厚的利禄中遭到了灾祸。现代,大将军梁冀功名权禄都达到了顶峰,国君应该让他辞官回家,颐养天年。这是一番忠言呐,忠言逆耳,梁冀听到袁著在皇帝面前的这一番话,立刻派人鞭杀了袁著。

老子说:“欲莫大于不知足,咎莫不大于欲得”。所谓财是怨府,贪为祸胎。欲不可纵,纵欲成灾。多行不义必自毙,作恶多端,执政二十年的梁冀,人生路终于走到头了。汉桓帝面对权势熏天的梁冀,终于忍无可忍,就联合宦官诛杀梁冀,斩草除根,全族三百多人一个不留。著名历史学家蔡东藩评价梁冀说:“梁冀一门骈戮,即妻族亦无一孑遗,甚至三公连坐,朝右一空,设非平时稔恶,何由致此?天道喜谦而恶盈,福善而祸淫,观诸梁冀夫妇,而为恶者当知所猛省矣!”

《管子·牧民》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礼义廉耻是支撑国家的四根柱子,如果一个国家在这些方面有所缺失,就会因此而亡国。廉耻是一个官员的基本素质,是立人的大节操。一个官员不廉洁,就无所不取;不知耻,就无所不为。如果国家公务员都如此,那么国家祸乱败亡的日期也就不远了。

在国家反腐运动中,挖掘出来的现实贪腐案件比比皆是。上到国家常委,下到科级干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无一纯洁。十八大报告奏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习近平总书记以史为镜,深知治国先在治吏的道理。他强调:“从严治党,惩治这一手决不能放松。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要坚持党纪国法面前没有例外,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习主席说到做到,执政以来,强力反腐成为时代潮流的热点新闻。要推行依法治国,加强权力的运行与监督,构建全面有力的反腐制度体系,用制度的善来扼制人性的贪欲,达到民不容贪、法不护腐的有效局面,让官员以“腐”为辱、以“廉”为荣,长久地激浊扬清,扬官员之正气,还百姓之青天。


责编:紫天爵

 

相关热词搜索:知进 耻辱 老子

上一篇: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下一篇:老子说:何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