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首页 > 宇宙探索 > 问道苍穹 >

天人传 |头上的星空与心中的道德定律

2018-06-23 10:47:43来源: 人学研究网 已浏览人数:
是谁放逐了上帝,将推动宇宙运行的那只手解放。 是谁泄露了天机,将宇宙最原始的秘密播散人间。 ——题记


 

作者:人学研究网·中华典艺史学栏目编辑部【竹筱帆】
 

仰望星空,苍穹中,点点繁星如同一颗颗珍珠,散缀在遥远的天幕,莹澈而高圆。那高古而斑斓的星辉之河如梦如幻,牵引着人类的好奇心与求知欲。

繁星满布的苍穹十分美妙令人遐思,然而比繁星更加美妙的是人类对它们的洞察。

人类驾着思想之舟,逆流而上,追本溯源。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探寻真理之路,虽路漫漫其修远兮,人类却勇于开拓智慧,代代无穷已的上下求索,钩深索隐。且人类的智力决不会在已经认识的真理上停止不前,而始终会不断前进,走向尚未被认识的真理。正是基于这种锲而不舍的勇气,才让人类区别于至今形同楚囚的大猩猩,昂首挺胸,顶天立地,别开生面。

人乃万物的灵长,人是万物的尺度,人总是把自己当作宇宙的中心。

然而,宇宙仿佛一位高明的建造师,无限时空无穷层次地罗列万有,并使之各行其道,大美天成。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运动智慧六元宇宙与暗物质暗能量,一体两面,相反相成,运动不已。河外星系、银河系、太阳系、地月系、恒星、行星、卫星,一环扣一环,壮美绝伦。

我们赖以立足的地球,不过是漂浮在宇宙博大胸怀中的一粒沙子,更何况人类本身。

人是脆弱渺小的,同时又是坚硬伟大的。因与包容着一千亿颗恒星的宇宙相比,人类如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微乎其微。由于空间,宇宙便囊括了人并吞没了人有如一个质点;由于思想,人却囊括了整个宇宙。

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芦苇,人因思想而伟大;人是宇宙的种子与果实,人因不断延续种类而坚硬。

面对高天,人昂首问苍苍者天:遂古之初,谁传道?上下未形,何由考?

面对自我,人扪心问庸庸者我:我是谁,我们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

人类带着千古迷惑的叩问,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直楔宇宙与灵魂深处。

天外天,所谓神,不可测。天之眼朝外,人因自身的局限,运用工具理性为自然立法。

以管窥天,深空望远镜是人类文明的通天之眼,遨游九霄,打量埋藏在无限未知里的秘密,顺便探清上帝的住所不存在,上帝属子虚乌有,诸神的黄昏黯然,科学蒸蒸日上,并代替宗教成为新的信仰。天知道,科学取胜不是上帝故意的安排呢? 以管窥人,生物显微镜极深研几,切片细胞,实证人类非黄土抟成,生命自有一套神奇密码,值得敬畏,叹为观止。

人上人,是为圣,得之道。心之眼向内,人道险阻,人选择在道德里安身立命。

人立足于地球之上,将头顶无边的空旷命名为“天”或“天空”。在甲骨文中,天的本义为颠也,头也,有着至高无上之意。人法天,欲与天公试比高,做齐天大圣。聖者,通也。造字耳口王,耳顺天听,故万物皆备于我;口衔天命,故先天而天弗违,通达天理,道契众心者为圣。天地大宇宙,人体小宇宙,天地人三极并列,头之上为“天”,脚之下为“地”,天地之间为“人”,人靠着一团心智创造的能量生生不息,参赞天地,化育万物,安顿自我。

究天人之际,人为天地立心,将自我安顿在天地中,并以道护之。

人本将心向天,天心即是我心,我心便是宇宙。

何为宇宙,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在空间,人心广阔如天地,求高明博厚;在时间,人心深邃如渊源,求悠久无疆。人的精神在时空的格局里无限地放大自我,或神佛或圣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为天地立心,开道统于天。天地有何心?地心、日心,宇宙心,科学指明宇宙无中心。格物致知,道之大原出于天,宇宙最大的道,不是物质能量而是万物原生的创造力。

为生民立命,存政统于群。人间世芸芸众生,生而孤弱,能群致强大。所谓,人尽合群以集事,天予不取谓无能。群道,政为大,为政以德。德者,得也,得于天道而内化于行是为有德。大德大贤,顺天行道,为民请命。世间万象都已尽善尽美,而成为一个真正的道德上的完人,则是宇宙万物完美的顶峰。

为往圣继绝学,续学统于世。人之不学,若登天而无阶。学统为手段,需为道统、政统传递而服务。通古今之变,以资治道,成一家之言,传道万世。历史的链索是无穷无尽的,它通过人从遥远的过去伸向渺茫的未来。历史的星空,倒影着人类文明的智慧之光,正是人类无数慧命的薪尽火传。

为万世开太平,能致万世开太平,实为价值精神一途。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类在仰望星空的过程中孜孜开发心智,超越客观之上,提撕普遍适应人类的道德价值精神之源泉,去仁智,无分别,圆融周遍,统摄人心。

无论道统、政统、学统、精神价值之法统,归根结底为宇宙律法与道德律法。

宇宙律法,能尽物之性,道法自然是其真谛。道德律法,能尽人之性,催动人生实现自我圆融,从心所欲不逾矩。此二者交相辉映,上下与天地同流。

所以,晚年的康德感慨: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头上与心中,内外贯通,星心相印,在方寸之间森然万象。

诚然,在高天之上,那满缀星辰的夜影蕴藏的自然律法,要比称为神明影像的人类世界更为宁静和谐。

在大地之上,上帝已死,哲人其萎,科学异化,道德失心,物欲横流。哲学迷失于语言陷阱里不能自拔,带着永恒的乡愁,在寻找故乡的路上彷徨。人类世依然战火纷飞,种族树敌,人类免于恐惧的自由而不得,免于匮乏的自由而不得。

也许,当生命充满艰辛,人或许会呼天不已:我为何会如此这般?

人类诗意栖居的乐土在何方,高天之上可有尺规?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在可道可名的现象世界之上,存在不可捉摸不可论说的本原大道。

我们已经走了很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出发?所以,回归原点,成为认识自己的必由之路。最初的原点,是鸿蒙未辟,宇宙洪荒,或许只有据点宇宙的开端,方可洞彻时空深邃万古的秘境,找到普遍适用人类规则的吉光片羽,不废江河万古流。
 

责编:人学研究网宇宙探索栏目自然子
 

相关热词搜索:天人 竹筱帆

上一篇:童调生:中国古代天文学不是伪科学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