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人学研究网renxueyanjiu.com
首页 > 人类通史 > 科学 >

人文学科遭遇全球性危机

2017-08-04 17:02:27来源:时代周报 已浏览人数:
美国人文与科学院和哈佛大学分别出具的两份针对人文社会学科发展状况调研报告,正在全美教育界引起“人文学科危机”的大讨论。一些教育界人士认为人文学科陷入穷途末路。

来源:时代周报

美国人文与科学院和哈佛大学分别出具的两份针对人文社会学科发展状况调研报告,正在全美教育界引起“人文学科危机”的大讨论。一些教育界人士认为,功利主义盛行,正让人文学科陷入穷途末路。

“这是一场反知识化的运动,对我们这些从事艺术和人文领域的人来说,在这样的时刻我们竟然还需要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和积极态度参与其中。”哈佛大学艺术与人文学院院长戴安·索伦森称,为了应对新生入学率的逐年下降,该学院正在积极为学生们搭建实习平台,以证明人文学科毕业生的劳动力价值。“我们必须得向世人证明,我们不是活在云端、不切实际的人。”

哈佛大学的调研报告《描绘未来:哈佛学院的艺术与人文教育》指出,过去60年,选择哈佛艺术人文专业的学生占比从36%下跌到20%。甚至,一些已经选择人文专业的学生也在不断逃离。

“人文学科失宠”、“人文学科危机”已成了西方媒体报道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今年,《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甚至开辟专题讨论—但这显然不只是美国一家的问题。

全球共同的问题

2005年,复旦大学“千万美元捐款易主风波”曾引起巨大争议。热心教育的外籍捐款人士希望借百年校庆之际给复旦哲学系捐款300万-500万美元,后在与时任哲学系系主任孙承叔接触后,追加捐款至1000万美元。捐款人的意愿是为哲学系建造大楼,一圆“柏拉图学院”梦。但校方最终介入,与捐款人协商将1000万美元转而捐给法学院建造大楼。事件发生后,一时引发“学科歧视大讨论”,根据当时媒体的统计,百度上有关“复旦哲学系捐款易主”相关网页达83700篇。

“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话题。”杜维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他曾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1981年始任哈佛大学中国历史和哲学教授,2010年起任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作为在美国和中国均有教学经验的人,杜维明在被问及“中国是否也面临人文学科危机”时,表示了足够的重视。

根据乔治敦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最近发布的报告,在全美应届本科毕业生中,主修英语学生的失业率是9.8%;哲学和宗教研究的学生,失业率是9.5%;历史专业学生的失业率也为9.5%。与之相比较的是,化学专业学生的失业率为5.8%;而基础教育专业学生的失业率为5%左右。

“过去,能进大学深造的学生基本都来自富裕家庭,不必背负沉重的经济压力,并因此有了自由选择的可能。但随着大学入学率逐步提高,大量中等及中等以下收入家庭的孩子也进入大学。对这些人而言,培养兴趣是次要的,他们更关注如何在世界中寻找自己的位置,获得足够的技能,毕业后找到合适的工作。”在这场辩论中,大部分的学生们站在了“确保生计”一边。一位哈佛大学二年级的非洲裔学生在网上这样写,他自己的兴趣在历史学,但他最终选择了计算机作为专业,主要的原因是就业前景。

人文学科在美国的尴尬遭遇,并不是新鲜事。2008年次贷危机之时,人文学科就已遭受到极大冲击。美国一项2008-2009年年终职位调查显示,英语、文学和外国语言的人才需求比前一年下降了21%,是34年来的最大降幅。

这一变化的直接后果,是给基础教育带来负面影响。根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调查,2008年美国公立高中里将近1/3的高中历史老师既没有本科学位也没有教师证书—这个数量是自然科学老师的5倍。

进入恶性循环的还有老师们的科研经费被削减、科研项目被砍掉。根据美国人文与科学院的报告披露,从2005年到2011年,在所有的学科中,只有人文学科受国家资助力度“不升反降”,具体的投入额更是少得可怜。“尽管有为数不少的资金源在资助人文社科领域的研究,但这些资助的额度近年来都在下降,其中尤其令人忧虑的是,国家拨款这一资金来源的大幅下降。”根据这份报告的说法,美国国家层面对人文社科领域的研究长期忽视。

“这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事实上英国的高校也在削减人文学科的经费,甚至有大学关闭了哲学系,就在今年,加拿大的高校也取消了20多个人文学科的项目。”伊利诺伊大学的戈登·哈特为此特地撰文,指出“人文学科的危机”并不局限于美国国内,人文学科所面临的境况,是全球共同的问题。

中西人文学科危机差异

“这种现象确实存在,中国可能因为其他社会矛盾或者中国大学其他弊病很严重,这个问题并没有像美国和日本显得那样突出,但实际上是同样严重,同样存在的。”中国社科院哲学所一位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称,他所知道的很多名牌大学人文学科系根本招不到人,“考经济和考法律的学生落榜之后才过去的”。

有学者向时代周报记者称,除了学生就业问题外,在教学资源方面,中国人文学科的“危机”实际上与国外的“危机”有显著的差异。

“据我所知,人文学科相关的一些科研项目基金,比如教育部的哲学社会科学基金,从总量上说是在逐渐上涨的。但这是表面现象,对于中国高校的教师来说,永远是饿死的饿死,撑死的撑死,人与人之间差异非常大。”该人士是广州高校的一名青年教师,据他回忆,在其上博士期间,处于学科“权威”地位的导师手上有四五个重大项目,而大多青年教师、或者处于边缘地位的教授,可以几年甚至十几年没有任何项目。

上述高校教师同时指出,在其所从事的哲学研究领域,马克思主义哲学等在我国具有特殊地位的研究方向,占了大部分项目资源。“除此之外,人文科研基金中,还有一大块思想教育专业,基本也都是马克思主义教育的内容研究。”该人士补充道,“中国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马哲研究团队。”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对《2011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一般项目评审结果公示》的粗略统计,“马克思主义理论/政治思想教育”门类下立项的项目达164个,而在哲学门类下的立项项目为110个,其中还包括11个马列相关项目。而与西方哲学相关的项目则总共为29个,其他则多为“新儒家”等。此外,《2011年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项目课题攻关项目立项一览表》的48个项目中,涉及马列研究项目4个,“新儒家”项目1个,其他均为经济学、法学相关。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的经费达60万元。

“整个哲学科系的状况非常糟糕,不是太务正业,但是中国嚷嚷的声音没有西方那么大,毕竟其他矛盾也突出,”前述中国社科院哲学所教授说,“学术界、知识界中学术庸俗的倾向比较突出。”

他补充道,中国的“人文学科危机”与西方的根源不一样,与西方因整体经济不景气不同,国内“利用经济和行政力量,表明上扶持的力度很大,却在引导从业人员往一个跟学术、知识、思想发展不相干的方向发展。“许多人正走在与学术繁荣不相干的道路上”。

人学研究网·人类通史栏目责编:童心竹

 

相关热词搜索:人文学科 全球性 危机

上一篇:人不能异化成了手机的工具    下一篇:最后一页